酒鬼酒“失速”,一季度净利大跌75.56%!

古井贡酒

发布时间:

2024-05-16 09:06:42

来源:侃见财经

一路蒙眼狂奔的酒鬼酒,如今遭到了反噬。

此前,酒鬼酒披露2024年一季报,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酒鬼酒实现营收4.94亿,同比下滑48.8%;实现净利润7338.03万,同比75.56%。

拉长周期来看,这已经是酒鬼酒自2022年四季度,连续第六个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据悉,2021年一季度,酒鬼酒的净利润一度高达5.21亿。

酒鬼酒“失速”,一季度净利大跌75.56%!

过去数年,作为行业“黑马”的酒鬼酒一路狂奔,尤其是在2014年中粮入主之后,酒鬼酒更是开始加速发展。从业绩来看,其营收从2014年最低的3.88亿一路飙升至2022年最高的40.5亿,八年时间营收足足翻了十倍。

然而,最近两年,随着白酒行业迈入产能过剩的时代,酒鬼酒业绩增速也开始放缓。目前,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已经成为白酒行业短期内“不可逆”的趋势,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虽然业绩已经大幅下滑,但酒鬼酒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撞上“南墙”

2022年6月,时任酒鬼酒董事长的王浩在股东大会上再次提到了100亿的营收目标,而在2021年时酒鬼酒的营收不过34.14亿。

当然,这也并不算是盲目乐观,毕竟当时酒鬼酒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尤其是2022年一季度,当时酒鬼酒的营收增速达到86.04%,净利润增速则达到94.46%,接近翻倍。

据侃见财经梳理发现,酒鬼酒之所以能实现快速扩张,用的无非还是“两板斧”——全国化和高端化,但也正是这“两板斧”,导致了酒鬼酒如今的困境。

先看全国化。自从中粮入主之后,酒鬼酒便开始加速向外扩张,为了实现全国化的目标,酒鬼酒在后期更是呈现出要“不耕省内,猛冲全国”的态势。不过,在白酒行业,素来都有“30亿区域求存,50亿一方龙头,100亿征战全国”这样的说法,而酒鬼酒当时的营收还不到30亿,连自己所在的区域都没有站稳就贸然开始全国化,这样的操作其实风险很大。

现在回头看,酒鬼酒已经在为当初的“冒进”买单了。

根据华鑫证券统计的数据显示,2022年酒鬼酒在“大本营”湖南的市占率仅为7.5%,再看其他区域白酒龙头,汾酒山西省内份额超50%、古井贡酒、洋河在安徽和江苏的份额也分别超过或接近30%。很显然,由于这些年来由于太过注重全国化,酒鬼酒已经被其他酒企“偷家”了。

当然,如果全国化进展顺利,酒鬼酒也算是有一定的收获;但由于本身的品牌力较弱,在向全国推进后,酒鬼酒反因为摊子太大,一定程度被反噬了。

产品端,酒鬼酒旗下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出现了价格倒挂的现象。

如今来看,过去这些年酒鬼酒除了经销商数量激增之外,在全国化上已经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收获了。

再看高端化方面。2018年,30多位酒鬼酒大型经销商共同出资,组建了内参酒销售公司,股权关系上完全独立于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专销内参酒品牌,这是酒鬼酒开始全面高端化转型的开始;当时,酒鬼酒将高端化全部押注到了“内参酒”这一产品上,2019年,52度500ml的内参酒零售指导价涨到了1499元,价格上直接比肩飞天茅台

在经销商的助力下,内参酒的销售额快速增长,据媒体统计,2019—2021年,内参系列的销售规模从3亿元增长至10亿元,基本实现一年翻一番,营收占比从20.59%提高到31.34%。

然而,伴随着白酒行业迈入产能过剩的时代,再加上酒企之间的竞争加剧,内参酒也没扛住冲击。

据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酒鬼酒产销量均大幅减少,其中销量为9882吨,同比下滑33.74%;产量为9140吨,大跌47.89%;其中,内参系列销售收入为7.15亿元,同比则下降了38.21%。挑战才刚刚开始

进入2023年以后,酒鬼酒便迎来了“深度调整”。

业绩方面,2023年酒鬼酒实现营收28.3亿,同比下滑30.14%;实现净利润5.48亿,同比大幅下滑374.7%。拉长周期来看,这也是自2014年以来酒鬼酒再度出现净利润下滑。

受到业绩下滑的影响,酒鬼酒的股价同样表现不佳。截至5月15日收盘,酒鬼酒股价报收55.22元/股,总市值为179亿,虽然股价在近期有所回升,但跟最高点274.29元相比仍跌去了近八成。

不过,虽然过去两年酒鬼酒的业绩和股价都迎来了深度的调整,但是从现在来看,这轮调整非但没有结束的迹象,反而像是刚刚开始。

首先是大环境带来的压力。根据中国酒业协会发布《2023中国白酒市场中期研究报告》显示,2023年白酒行业和白酒市场已经进入新一轮调整周期,酒类产业出现了产品供求状态严重失调、产能过剩、市场流通不畅等市场弊病。

正如开头提到——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已经成为白酒行业短期内“不可逆”的趋势,作为地方性酒企的酒鬼酒,已经很难再实现突围了。

其次是库存攀升带来的压力。上面的内容中提到,2023年酒鬼酒产销量均大幅减少,其中销量减少了33.74%。由于销售不顺,酒鬼酒的库存也在不断走高,截至2023年四季度酒鬼酒的库存为15.57亿,相比2022年提升了9.85%,库存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也上升至36.5%。当然,为了减轻库存压力,酒鬼酒也在不断降低产量,不过,去年酒鬼酒为了解决市场价格倒挂的情况和渠道库存压力,选择在旺季对酒鬼等系列产品全国停止接单,减少了产品的供应,虽然这有助于稳定产品价格,但也会导致酒鬼酒库存压力进一步加大。

最后还有产能过剩的压力。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近些年酒鬼酒持续推进产能基地建设计划,2023年产能提升至1.5万吨左右;同时,在去年的8月27日,酒鬼酒年产2万吨大曲的生态制曲产业园开工,再加上生产三区一期、二期工程在建,预计完工后将新增1.08万吨产能。而从财报来看,截至去年四季度,酒鬼酒的在建工程高达5.722亿,未来投入使用后产能还会提升。

在产能和销售的双重压力下,今年以来酒鬼酒也在积极求变,例如设立“湖南事业部”,专项负责湖南省内市场的建设和业务发展,进一步下沉销售网络,加强渠道管理,做深做透湖南大本营市场,不再盲目追求全国化。不过,酒鬼酒面临的问题众多,再加上大环境的影响,想要走出困境,恐怕并不容易。

免责声明:泡财经所有平台仅提供服务对接功能,资讯信息、数据资料来源于第三方,其中发布的文章、视频、数据仅代表内容发布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泡财经平台的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仅供参考,用户需独立做出投资决策,自行承担因信赖或使用第三方信息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泡财经

请先登录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