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进了ICU

发布时间:

2022-11-23 07:57:21

来源:斑马消费
每日优鲜进了ICU

资本不是万能的。

经历了每日优鲜的大起大落,作为创始人的徐正更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

曾经的“独角兽”、“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已被推进的ICU,急需巨量资金持续输血。

可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又有谁会拿着自己的钱,去蹚这趟浑水呢?

断臂求生

每日优鲜已只剩下了一口气。

今年6月,公司就因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的合规价格,被纳斯达克下发警告。若180天内,公司股价不能回升到合规范围,将面临退市风险。

站在生死边缘,公司要想获得二级市场的支持难如登天,要想挽救股价,只能采取非常规手段。

10月7日,每日优鲜宣布,将其美国存托股票ADS比率由1ADS兑3股B类普通股,变更为1ADS兑90股B类普通股。缩股方案实施后,公司终于在规定期限内,股价重回1美元的合规线,暂时避免了退市风险。

不仅如此,今年5月,公司因无法按期披露2021年度报告,而被纳斯达克警告“不符合继续上市要求”。

半年之后的11月14日,每日优鲜终于卡在合规大限的最后一天,提交了上年财报。外界得以看到,这家曾经的明星企业,现在是有多难。

公司大幅裁员的传言,在财报中得到证实。

过去几年,基于业务规模的扩大,每日优鲜员工数量总体保持动态增长,2019年-2021年各期末,全职员工数分别为1771人、1335人和1925人,而到今年11月,公司全职员工人数,只剩下了55人。

截至10月末,供应商对公司提起的诉讼超过600起,员工和前员工因劳资纠纷,对公司的诉讼高达765起,涉诉金额合计超过8亿元。

难得的是,2021年,每日优鲜的营收规模还在保持增长至69.65亿元,但增幅仅有13.3%,与过去相比,增速已明显放缓。这一点可怜的增长,还是用钱烧出来的。全年,公司总成本与运营费用高达108.12亿元,同比增长39.08%。

收入远不能覆盖成本,导致每日优鲜深陷亏损的泥潭无法自拔。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38.54亿元。2018年-2021年,公司累计亏损超过109亿元。

以血换血

徐正,1981年出生的江西南昌人,酷爱数学。

他少年得志。15岁那年,从全国的“最强大脑”中脱颖而出,斩获奥数竞赛第一名。高二时,就被保送至中科大数学系。

大学毕业后,他本想出国留学,但阴差阳错,留在国内加入了联想。在联想,他获得重用,28岁就成为了率领千人团队的联想最年轻事业部总经理。

2012年,徐正调往加沃集团担任高管,负责水果事业部,开始接触生鲜。两年后,他和同事曾斌离开联想,携手创立生鲜电商每日优鲜。

生鲜是居民每天生活的必需品,具有高频消费的特点。在徐正之前,已有很多创业者看中了生鲜赛道,并试图用互联网来颠覆传统菜市场。但生鲜还有另外的特点,非标品、损耗高、配送难。很多生鲜电商创业者,都在中途倒下,赛道上白骨累累。

先烈们的经验和教训告诉徐正,生鲜电商远不是把蔬菜、水果搬上互联网那么简单。

每日优鲜开创性地推出前置仓模式,把仓库设置在居民集中区。每一个前置仓覆盖一定区域,保证用户下单后,商品能在30分左右送达。看似完美解决了生鲜电商的痛点。

在上一波生鲜玩家倒闭潮中,每日优鲜正是依靠前置仓模式活了下来,一度成为行业的“希望之星”。

在一级市场,每日优鲜拿钱拿到手软。上市之前,公司共完成10起融资,总金额达150亿元。投资者包括腾讯、联想、老虎基金等巨头,以及青岛国信等地方国资平台。

早先,每日优鲜在生鲜电商的赛道上几无敌手,融资简单、花钱大方。2019年,公司的前置仓达到5000家,覆盖20座城市。

后来,随着新玩家的不断加入,市场竞争加剧。每日优鲜为吸引用户,进行简单粗暴的价格战,实施巨额补贴。公司走入融资-烧钱这种“以血换血”的怪圈。但是,随着补贴的退潮,能最终留下的用户实际上很少。

此时,前置仓的弊端也显现出来了。这种模式配置很重,租金、水电费、加工以及配送人员费用,导致履约成本居高不下,商品销售利率无法覆盖成本。

今年7月,每日优鲜关停全国范围内的前置仓极速达业务,该业务贡献了2021年公司9成净收入。曾经的优势,已荡然无存。

难以为继

维持上市地位,保留退出通道,每日优鲜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尽管,生机渺茫。

资金短缺-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停止供货-流动性枯竭,目前,每日优鲜的平台上,已陷入无货可卖的境地。

公司在财报中提示风险:若无法保持盈利能力,或筹措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运营,公司或无法保持持续经营。

但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之下,又有谁会把钱填入这个无底洞呢?

今年7月,每日优鲜曾宣布,“山西煤老板”东辉集团,将对公司投资2亿元,可到现在,这笔钱还没有拿到。即便2亿元到账,对每日优鲜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无奈之下,公司只能考虑出售旗下资产。作为一家轻资产的企业,每日优鲜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卖。

今年8月,公司与第三方签署协议,将旗下便利购自动售货机业务相关的业务和资产,以1800万元出售。可就连这点钱,也没有按期到账。截至年报披露之日,买方仅向每日优鲜支付了460万元现金,另向供应商和员工支付了320万元。

上周,徐正更新了一条朋友圈:“2014.11.15 - 2022.11.14 从心再来”。作为每日优鲜的创始人,这两个巧合的日子,让他刻骨铭心。前一个,是公司创立的日子;后一个,是保命的日子。只是,不知道,市场还会不会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

免责声明:泡财经所有平台仅提供服务对接功能,资讯信息、数据资料来源于第三方,其中发布的文章、视频、数据仅代表内容发布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泡财经平台的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仅供参考,用户需独立做出投资决策,自行承担因信赖或使用第三方信息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泡财经

请先登录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