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股份:猴急转型新能源,想当杉杉股份第二还要跨过哪3道关?

泡财经

红豆股份

发布时间:

2022-08-05 12:05:40

来源:公司研究室

出品|公司研究室大消费组

文|楚山

这两年,新能源特别是锂电池相关产业成了资本市场当红炸子鸡,凡手头有点钱的上市公司,不管是搞房地产的、养猪的还是做服装的,都开始往上贴。特别是A股服装板块,因为出了个转型模范生杉杉股份( 600884.SH ),让行业本就不景气的一众上市公司有样学样,纷纷布局新能源,忙着吹“风”、沾“光“、触“锂”。

在这些谋求转型的服装公司中,2022春天开始”触“锂”的红豆股份 ( 600400.SH )引起较大关注,上交所为此特地发出问询函。红豆股份这次转型有些仓促,承载新能源业务的红日风能成立不到3月,核心技术仰仗合作伙伴,难免让外界对其产生 "蹭热度"的质疑。

红豆股份:猴急转型新能源,想当杉杉股份第二还要跨过哪3道关?

入世前8000万拿下“863”课题项目,郑永刚潜伏锂电17年

提起服装业转型新能源,就不能不谈到杉杉股份。事实上,杉杉股份早在1996年就登陆A股,也是国内资本市场第一家服装业上市公司。不过,这家公司股票简称虽然迄今没改,但主营业务早变,目前是正宗的锂电池材料与偏光片生产企业,与服装已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虽然杉杉股份已离开了服装江湖,但江湖里依然流传着老大的传说。目前,服装业一众上市公司竞相涌入新能源赛道,很难说没有受到杉杉股份的影响。

与目前急吼吼跑步进场的前同行相比,杉杉股份早在1999年就已布局新能源,直到2007年前后才算熬出头,真正风光也就在2016年以后。因此,杉杉股份及其掌门人郑永刚转型新能源,可以说经历了长达17年的潜伏,其中的艰辛与风险可想而知。

在有关杉杉股份转型新能源的故事中,公司研究室发现,以下这些细节特别值得关注。

第一,动手早。早在中国入世前的1999年就开始布局,当时服装业正风生水起,不像现在这般“穷途末路”。

第二,技术基础扎实。当年投入8000万,整体拿下鞍山热能院碳素研究院国家 "863" 课题 "中间相炭微球" 项目,在国内实现负极材料的商用推广。

第三,能找到钱支持。在2007年苹果智能手机大规模推广前,杉杉股份每年做服装的收入,几乎全被锂电池项目耗光。因此,有人说是乔布斯救了郑永刚。此外,出生在私募大本营宁波的郑永刚,本身也是资本运作高手,有人戏称,锂电项目最艰难的那些年,他全靠炒股赚钱维持项目运作。

这3点,缺少一条,杉杉股份的锂电池业务估计早就夭折,更不要提这两年收购后大放异彩的偏光片项目。

竞相跨界新能源,服装类上市公司4类转型形式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大潮的到来,国内服装业在与海外知名品牌的竞争中,生存愈发艰难。以红豆股份为例,2017年后,净利润可谓一年不如一年。其他服装类上市公司,大致情况都差不多,只有报喜鸟(002154.SZ)、海澜之家(600398.SH)适当好一些。

困则思变。

这几年,一大批纺织服装类上市企业,相继涉足新能源赛道,卖手套的、卖西服的、卖无纺布的……截至2022年7月20日,据东吴证券统计,这类公司已有12家之多。业内人士分析,纺服企业布局新能源,首要的就是寻找新的增长点,但未必能一蹴而就,一旦切换的时点或选择的细分领域不佳,业绩释放会不及预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上述分析不无道理。公司研究室发现,与杉杉股份比起来,目前转型新能源的服装公司,面临的竞争环境与当初已不可同日而语。

首先,各家公司的服装主业几乎都陷入下滑困境,这与2000年前的行业高光时刻有天渊之别。其次,杉杉股份当初投资锂电属于烧冷灶,如今新能源已成热门赛道,大伙儿打破头往里挤,竞争非常激烈。最后,当初杉杉股份靠老板炒股赚钱支撑,而当前融资环境大为改善,各类风投基金敢于往新能源项目里砸钱。

纵观服装类上市公司转型新能源的路径,大致有4种类型

一是立足主业优势拓展相关业务。比如,做皮革生意的兴业科技(002674.SZ),2022年4月收购了为蔚来(NIO.N)等国内造车新势力供应汽车皮革内饰用材料的宏兴皮革。

二是布局氢能、光伏、风能等新能源发电项目。比如,主营精纺呢绒的江苏阳光(600220.SH),2022年4月与包头市签订了投资协议,豪掷200亿布局光伏全产业链。

三是布局新能源汽车电池产业链,如锂矿、锂电池的正负极材料、储能业务。比如,中银绒业(000982.SZ)布局锂电池正负极材料,已和上海大学建立了关键技术研发方面的合作。

四是新能源汽车充电换电等相关服务。比如,主营无纺布的欣龙控股(000955.SZ),大力开拓新能源汽车换电业务。

红豆股份15亿锂电项目匆匆上马,上交所火速发函问询

与其他服装同行相比,红豆股份跨界新能源赛道的动静闹得很大。一方面,这是因为公司及其掌门周海江在圈内的知名度较高;二是公司新项目上马过于急促,无论是技术储备还是管理经验都让人质疑。

7月15日晚,红豆股份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红日风能拟与成都超壹动力、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政府签订协议书,投资设立项目公司,在集宁区白海子片区建设3GW大功率固态锂电池智能制造项目。

根据框架协议约定,项目总投资约15亿元,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投资8亿元,二期投资7亿元。项目公司拟定注册资本3亿元,其中红日风能认缴出资2.7亿元,持股比例90%,成都超壹动力认缴出资3000万元,持股比例10%。项目计划于2022年8月份开工建设,于2023年投产;二期工程将于2024年全部达产。

红豆股份表示,锂电池项目完工达产后,预计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45亿元,预计实现税收约3.6亿元,可安置就业约1000人,可带动周边配套产值约300亿元。

消息发布后,圈内外议论纷纷。

7月16日,上交所火速发出问询函,要求红豆股份说明在资金、人才和业务储备不足的情况下开展新业务的原因和主要考虑;项目建设、生产制造的技术储备来源;公司目前的技术人员储备情况、相关人员的任职经验、工作成果等。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红豆股份说明预测45亿元收入的依据及合理性;列示相关项目建设的具体时间规划;补充披露,超壹动力财务数据情况,包括资产负债构成,收入费用构成等。

核心技术尚未进入商业化应用,红豆股份触“锂”猴急

上交所提出的问题很有针对性,反映了不少中小投资者心中的疑问。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红豆股份具体负责锂电池业务的控股子公司是红日风能,这家公司成立于2022年5月6日,目前经过了几轮股权变更。以此推算,在7月15日对外公告上马锂电池项目时,红日风能刚出生不到3个月,可谓地地道道的行业新兵。

红日风能是新能源新兵,合作伙伴成都超壹动力是否是老手呢?这一点也是上交所关心的事项之一。

资料显示,成都超壹动力在今年 2 月底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电池製造;电池销售;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等。这家公司有三大股东,分别为北京超壹动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兆坤佳泰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四川大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 40%、40% 及 20%。而北京超壹动力成立于2022年1月底,股权穿透后,显示这家公司的实控人乃陈性保,在深圳、东莞、安徽等地投资设立了与锂电有关的新能源公司。另一家并列大股东宁波兆坤佳泰像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小股东四川大唐能源成立于2006年,从事钒钛磁铁矿冶炼,是小伙伴中离锂电最近的。

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超壹动力持有的主要资产、技术或专利;公司与成立时间较短的超壹动力共同投资新业务的主要考虑。

7月23日,红豆股份回复称,红日风能目前尚不具备固态锂电池相关的研发、技术人员,本次投资项目的主要技术和专利来源于合作方超壹动力实控人陈性保控制的公司(深圳市超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或其参股的公司(东莞市坤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且红日风能尚未与上述各方就未来技术或专利的使用安排进行商谈及签署明确的协议。

说白了,红豆股份上马固态锂电池项目,核心技术完全依赖合作方超壹动力。最新信息是,红豆股份公告称,“3GW大功率固态锂电池智能制造项目”拟使用的相关专利目前仅处于试验性阶段,尚未进入商业化应用阶段,最终产品能否成功进行商业应用存在不确定性。

新项目有至少6亿资金缺口,3GWh产能消化或有风险

除了技术储备,锂电池生产也是个烧钱工程。回顾国内在锂电池业务上闯出名堂来的公司,几乎都曾遭遇过资金链断流的风险。

杉杉股份能从一家服装公司成功转型,郑永刚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至关重要。即便如此,杉杉股份近年有息负债同比增幅也较大,且占总资产比重较高,2021年有息负债已上升至113.33亿元,总负债高达209.4亿元,资产负债率也由43.3%增至51.97%。

7 月 28 日,借助中瑞通通道,杉杉股份与其他3 家新能源上市公司在瑞士证券交易所发行 GDR上市,募资3.19亿美元。

向杉杉股份看齐的红豆股份,要想转型成功,融资能力是一个必须跨过去的坎。事实上,红豆股份的资金潜在问题也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

2022 年一季报显示,红豆股份当期货币资金余额 9.13 亿元,而锂电池项目总投资约 15 亿元,即使这些钱全部投进去,中间也至少有6亿左右的缺口。对此,上交所询问:大额投资是否会对公司未来主营业务的生产经营产生影响,并要求充分提示风险。

至于项目投产后的收入,红豆股份表示,本项目达产后产能3GWh,按照当前市场价格测算,产品售价1.5元/Wh, 销售收入45亿元,实现税收3.6亿元,岗位人员1000人,人均销售收入450万元;根据可行性研究分析,项目达产后运营期生产成本32亿元;各项费用5.6亿元。

不过,这一切都是预测,能否实现尚不得知。

目前,国内主要锂电池厂商均在加大固态电池的投入。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2021年全年,国内固态电池出货量约为1.4GW,而红豆股份锂电项目拟建设产能3GW,远高于1.4GW 。公司表示,若未来固态电池市场发展不及预期,则本项目的产能消化存在一定风险。

无论如何,红豆股份想成为第二个杉杉股份,面临的考验不是一般的大,至少要跨越技术、资金与市场这3道大关。不过,其优势在于,周海江是与郑永刚齐名的服装业大佬,作为上市公司,红豆股份同样拥有较好的融资平台。

免责声明:泡财经所有平台仅提供服务对接功能,资讯信息、数据资料来源于第三方,其中发布的文章、视频、数据仅代表内容发布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泡财经平台的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仅供参考,用户需独立做出投资决策,自行承担因信赖或使用第三方信息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泡财经

请先登录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